点击关闭

市场上涨-A股本月的上涨效应并不如美股显著

  • 时间:

【湖南卫视跨年路透】

相比之下,A股1月的上漲效應並不如美股顯著,筆者統計了上證指數2000-2019年20年間的走勢,發現指數在1月份的漲跌比為11:9,平均漲幅僅為0.14%,多頭雖然略占上風但並未占據明顯優勢;這其中,還出現了兩次超過10%的月跌幅,分別是2008年的-16.69%和2016年的-22.65%,跌幅顯著超過漲幅居前的2000年和2003年,這兩次分別上漲12.32%和10.27%。整體來看,A股在1月份的表現波動較大,20年之內月度漲跌幅在3%以內只有4次。因此,美股的“一月效應”並不能簡單套用在A股身上。

2020年元旦節前A股的強勢表現,加上央行在元旦假期釋放出降準利好,讓投資者對1月份A股市場的走勢充滿了期待。事實上,在美股市場上有所謂“一月效應”的說法,也就是美股在1月份上漲的概率較大,是全年比較確定的做多時間窗口,其中的原因有多重解釋,包括美股投資需要繳納“資本增值稅”所帶來的稅務窗口效應、公募基金的調倉換股以及“年終獎”投入股市的資金效應等。

此外,美股為首的境外市場在1月份相對強勢的表現,也最大限度降低了境外股市輸入性利空對A股的影響。在諸多有利條件下,如果1月份還沒有上漲甚至大跌,那麼往往預示著全年資金面或政策面不容樂觀,影響主力資金進場的意願,全年的走勢自然很難有太好的表現。因此,投資者對一葉知秋的“一月效應”應當密切關註,特別是2020年1月出現超過8%以上的漲跌幅,則對全年股市的強弱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但如果將上證指數1月份和全年的漲跌幅進行交叉對比,則會看出二者存在明顯的正相關。也就是說,1月份的漲跌對全年走勢有明顯的預測效應,過去20年中有15年二者表現出同步漲跌,準確率高達75%。這其中,1月份漲跌幅波動在8%以上和全年漲跌表現出100%的正相關,如2000年1月上漲12.32%,全年上漲51.73%;2003年1月上漲10.47%,全年上漲10.27%;2008年1月下跌16.69%,全年暴跌65.39%;2010年1月下跌8.78%,全年下跌14.31%;2016年1月下跌22.65%,全年下跌12.31%等。因此,A股的“一月效應”更多體現在“一葉知秋”上,即1月漲跌對全年漲跌的預示。

1月份為何會有“一葉知秋”的效果?筆者認為,這其中資金面的因素至關重要。一般來說,1月份是全年資金面比較寬鬆的時間點之一,而且年末的結算和排名壓力已經告一段落,各路資金往往傾向於在1月份“早投入、早收益”,搶占全年收益的有利局面。以剛剛過去的2019年為例,1月份就是全年的最低點,如果資金不在1月份動手快速建倉,那麼全年要跑贏大盤、實現超額收益的難度將大大增加。而主力資金在1月份的運作,也有助於在春節假期結束之後吸引年終獎等增量資金入市抬轎。

但1月份也有一些利空因素讓局部個股承受壓力,比如巨量解禁潮來襲,對於一些解禁股相對現有流通股比例較大、估值較高的品種,將面臨一定的套現壓力。即使限售股未必在1月份就立刻減持,但隨時可能出減持公告,給股價走勢帶來不確定性。此外,1月份也是年報預告的高峰(金麒麟(603586,股吧)分析師)期,特別是一些凈利潤變動幅度較大的公司,將在1月底之前公告完畢,其中盈利狀況大滑坡的公司將出現“爆雷”,直接衝擊股價走勢。特別是今年春節假期從1月24日就開始,意味著需要年報預告的公司將在1月23日之前密集發佈,比春節在2月的年份要提前一周以上。因此,春節的長假效應也可能導致一些資金在中旬之後操作趨於謹慎,特別是一些業績可能大幅波動的中小盤股,主力資金在1月份參與的概率將有所降低。

從剛剛過去的12月份走勢來看,A股展現了良好的韌性,股指重心逐步上移,這其中和陸港通北向資金為代表的外資持續凈買入不無關係,這點也是2020年1月A股資金面和早年不同的關鍵因素之一。除了有外資持續流入的加持外,2020年元旦假期就已經有降準消息宣佈,預示著全年貨幣政策穩健寬鬆的基調,繼續保持適度寬鬆支持實體經濟並和境外市場基本保持一致,這對A股年初的資金面也是一大利好。因此,對1月份A股的資金面總體來說可以適當樂觀看待,對全年市場的運行格局也將會有深遠的影響。

因此,在2020年1月特別是在中旬之後,投資者需要重點迴避一些業績前景不明、存在解禁套現壓力的中小盤股,重點關註低估值行業的龍頭品種。本周一證券板塊中市值最大的中信證券(600030,股吧)(25.380, -0.11, -0.43%)出現漲停,而小券商的表現則相對落後,某種程度上預示“以大為美”的階段來臨,其中的信號值得高度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