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投资-今年会不会有更多的中概股回归港股

  • 时间:

【新生儿爆款名字】

銀杏環球 張峰:新經濟的龍頭公司,它業績的增長的確定性和成長性更好。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如果再把估值的泡沫拿掉,選一批估值合理公司,我覺得這個是最佳的選擇。板塊上,我們第一還是看好在香港的互聯網和醫療的龍頭企業。互聯網產業大家要看到一個正悄悄發生的大變化,中國市值最高的三家互聯網公司,已經都可以在港股買到。這一批公司,大家一定要重視,這是這個時代給我們最好的機遇。

看好港股互聯網及醫療龍頭企業

第一財經 薛一婧:2019年是機構的大年,您的平均產品收益率超過了40%,您都做了哪些配置?

嘉賓簡介:張峰,銀杏環球資本創始人兼首席投資官。專註於戰略價值投資實踐,擁有逾19年資產管理和戰略咨詢經驗,歷任貝恩資本(中國)投資經理、TDF風險投資副總裁、羅蘭貝格戰略咨詢公司高級顧問,榮獲過《中國基金報》英華獎。

擇股質量優先 擇時的背後是擇價

銀杏環球 張峰:我認為答案是的,我已經看到不少中概股公司在做積極的準備,因為在整個中國資本市場崛起成為世界重要的資本市場過程中,它會具有巨大的對優質公司的吸引力。過去十五年年我做過風險投資,我們看到不少優秀的公司選擇去美國上市,我們看到科創板的上市、香港資本市場的吸引力會使得更多的中概股,包括原來還在風險投資階段的新的獨角獸會選擇A股和香港市場上市。所以我看好這個大趨勢。

第一財經 薛一婧:去年港股表現較好的是消費、醫葯、科技和物業管理等圍繞衣食住行的板塊。新一年,港股的投資機會在哪裡?新經濟會不會跑贏老經濟?

張峰先生運用“PE選股”邏輯,聚焦投資偉大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市場中,平均收益超過50%。

半導體、消費等行業個股存在估值過高的風險

周期股投資屬短線思維:彈性足 但受持續性制約

第一財經 薛一婧:哪些行業存在估值過高的風險?

第一財經 薛一婧:彈簧理論在今年的港股中會不會表現得非常明顯?

銀杏環球 張峰: A股和港股、去年和今年,應該沒有不同。那就是我剛纔總結的,尋找時代的偉大企業,以合理的價格去持有。這個策略去年在A股很靈,我相信今年在港股也會非常好。這兩個市場的不同,在於港股中小型的市值的公司可能流動性風險更大。一旦出現流動性的缺失,股價的折扣狀態可能維持很長時間,所以這更加說明我們需要抓住行業的龍頭企業。

銀杏環球 張峰:我理解擇時背後根本的原因是擇價。如果價格不夠好,我們就要看有沒有其它可以切換的好公司、好價格。如果確實有這樣可選的機會,你就應該勇於把現在已經漲得過高、缺乏安全性的股票換成更有吸引力的,還是好價格好公司的邏輯。

港股2020年將迎估值業績雙驅動 看好港股互聯網及醫療龍頭企業

銀杏環球 張峰: 2020年A股和股票市場都有很多機會。首先是在宏觀經濟上,A股所代表的中國經濟基本面穩中向好,其次是貿易格局都有優化,另外投資人的風險偏好在上升。

第一財經 薛一婧:您是為數不多的從一級市場轉戰二級市場的基金管理人,這樣的經歷,會對您在挑選公司上產生哪些影響?

第一財經 薛一婧:張總好,很高興您能接受第一財經《投資人說》節目的專訪。新年伊始,我們看到市場的很多觀點都比較積極。首先請您展望下後市,在新年多重利好的作用下,A股市場能不能繼續向上突破?

銀杏環球 張峰:港股在2019年的漲幅是遠遠落後於A股的,它有背後深刻的原因。首先是境外的投資人對中國的前景從疑慮到現在相對樂觀和確定的狀態。在這個過程中,港股的估值受到了壓制。隨著我們宏觀經濟的明朗,實際上這批境外投資人的迴流會帶來更多流動性和更好的市場的溢價。其次,我們會看到很多同樣質量的公司,A股對港股的溢價又達到了歷史的高點,現在平均是有35%到40%左右的溢價。那麼這樣的溢價從均值回歸的角度來說,也會給港股帶來更多的機會。同樣從絕對估值來看,港股不少優秀的公司從全球市場來看,也在估值的窪地,我相信這個窪地會使得相當多負利率國家的富餘的資金會被吸引到港股來。對全年的走勢我想越短期越難判斷,但我相信至少今年在沒有大的風險事件的前提下,公司的業績會反映到股價。去年前年因為估值的壓制使得股價沒有被充分的釋放,我把這個理論叫彈簧理論。它的業績的增長是每年在積累,但是情緒的壓力或者宏觀擔憂的事件,會把估值壓在一個越來越緊的彈簧上。但反過來講,有一天它一定需要被釋放出來,反彈回來,讓股價最終反映這個期間公司業績的變化。

半導體、消費等行業個股存在估值過高的風險

周期股投資屬短線思維:彈性足 但受持續性制約

港股處於價值窪地 2020年將迎估值業績雙驅動

科技股的龍頭公司要深入產業挖掘

擇股質量優先 擇時背後是擇價

第一財經 薛一婧:上證指數2019年全年漲幅超過20%。相比A股,我們也註意到,去年港股的漲幅只有10%左右,全年是一個N型走勢,在全球股市當中表現墊底。那目前港股當前的估值是不是處於歷史低位?您對今年港股全年的走勢怎麼看?

重點配置新經濟領域的龍頭公司

觀點集錦:內外部積極因素提升A股風險偏好 重點配置新經濟龍頭公司

銀杏環球 張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因為如果市場上有大量的又是好價格又是好質量的公司,這個題就很好解,咱們都會去選擇。往往市場很多時候是好公司未必便宜,便宜的未必是好公司。我去了巴菲特先生年會九年,我相信在這個過程中巴老的做法也是這樣幾個字。第一個詞叫“質量優先”,儘量先著眼在質量最好的公司。在質量優秀的公司中間先去尋找價格低估的企業,如果這些都找不著了,我們就只能去退而求其次找質量可能下降一些,但價格下降更多的高性價比的企業。所以一個投資者的能力圈,他的視野是很關鍵的。視野小,你可能有限的領域你就撈不著魚了,你就只能等待。但如果你有更廣的範圍去捕魚,你就有更多的餘地。

銀杏環球 張峰:第一,會更長期。因為原來PE投資想的就是,我能不能比如說五年有兩到三倍的回報,我有一個相對長的投資周期,所以考慮問題會比較的中期,而不僅僅從季度看問題。第二點就是PE投資會從由外到內和由內到外結合,既要看到產業分析、公司的競爭力分析,也要看到因為管理的改變會在未來帶來績效的改變。比如,去年的一個熱門股是五糧液(000858),但五糧液去年的股價表現是來源於它在去年做的管理變革,管理變革之前是對新的管理層提前一年的任命。所以管理戰略的調整,對於企業業績的影響是PE投資者所重視的,我們也非常重視,從這一點對上市公司的價值創造進行跟蹤,甚至於去賦能。

銀杏環球 張峰:2019年,整個資本市場的核心矛盾是要求穩,要找有確定性的回報,風險中大家就要找安穩的品種。我們去年配置了一批在消費、科技、醫療、新經濟領域的龍頭公司,這批公司的業績和估值的增長就支撐了我們的產品業績。

要重視管理戰略對公司業績的影響

第一財經 薛一婧:港股的操作思路和A股有什麼不同?您對個人投資者投資港股有什麼樣的建議?

今年更多中概股或將回歸港股 要警惕港股中小市值公司的流動性風險

第一財經 薛一婧:您的投資風格更偏好長期的集中持股。那在當前市場這樣一個操作層面,您更傾向於原封不動的持有,還是會在一些特定的階段進行調倉?

今年更多中概股或將回歸港股第一財經 薛一婧:在阿裡港股上市的帶動下,今年會不會有更多的中概股回歸港股?

銀杏環球 張峰:對,就像在去年的A股。去年A股的表現是估值修複加業績,今年看A股可能更多的是由業績來帶動。港股現在是估值修複和業績,所以今年市場的主要矛盾從去年是要找穩定的確定性的回報,到今年要找高性價比的回報。

第一財經 薛一婧:我們近期也看到有色、鋼鐵、水泥、煤炭這些周期板塊它們的表現也不錯。一方面,這些個股的估值確實便宜;另一方面,也包含了這個市場對於穩增長的政策預期。在您看來,近期降準這次落地之後,周期板塊的行情的可持續性,您怎麼判斷的?

採訪摘要:內外部積極因素提升A股風險偏好

第一財經 薛一婧:我們看到2019年電子板塊的漲幅超過了70%,那您怎麼樣看待科技股?您覺得今年的科技股中應該怎麼樣來精選個股呢?

銀杏環球 張峰:還是要到產業去。到產業中去問,和實業家同步你的認知。科技行業有個特點是層出不窮,生生不息,一直會有很多優秀的企業會冒出來,我們要關註未來的這些龍頭的公司。

第一財經 薛一婧:新的一年,你們會繼續延續2019年的投資策略呢,還是會做一些調倉換股?您今年看好哪些行業?

要重視管理戰略對公司業績的影響

第一財經 薛一婧:您是堅定的價值投資者,連續9年參加了巴菲特的股東大會。我非常想瞭解,當前市場要怎麼來做價值投資。從價值投資的角度,您怎麼看待那些估值不便宜的白馬股?又是怎麼看待那些估值便宜但是當下基本面有瑕疵的公司?

銀杏環球 張峰:從中國經濟周期的大格局來看,是一個新老經濟的切換。所以我們對新經濟,就是指科技創新、醫療、大消費,這些行業我們長期看好。我們的投資哲學是不變的,就是要和偉大的公司一起去收購股權的複利收益。現在看來,偉大的公司可能重點在新經濟這個行業,那我們又不想買貴的價格,我們就需要用同樣的眼光去尋找還在窪地的公司。

銀杏環球 張峰:比如說2019年大家都在熱炒半導體這個行業。目前從相對的估值,就是市值和利潤的比值來看,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程度,甚至透支了預期。再比如說在消費領域,目前不少的所謂消費的藍籌估值已經相對高了,其中不少市盈率可能到了五六十倍,這樣的估值可能需要時間來消化。

要警惕港股中小市值公司的流動性風險

科技股的龍頭公司要深入產業挖掘

銀杏環球 張峰:我們以電子為例,還能不能找著現在估值還合理,倍數是合理的,但是業績的增長還能有20% 、30%以上增長的公司,我們現在看來是有的。第一財經 薛一婧:那怎麼找到這些又好又便宜的公司呢?

銀杏環球 張峰:周期股我們看來PE值低,但我提醒一個風險,往往周期股在利潤的高點的時候看起來PE低,但隨著利潤如果隨著周期下滑,PE值還會放大,所以不能把它線性外推。 從正面講在適合它周期的時候,它的彈性非常足。反過來講,它的缺點就是它的持續性會缺少複利。如果我們去看,比如造紙這個行業是非常典型的周期,十年看整個行業的利潤的增速是不可能有3到4倍以上的增長,它在周期中起伏。我們說現在大家有對穩增長、加大投資的預期,所以對於水泥鋼鐵這些周期股又想再炒作一番。這個我覺得是偏短的投資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