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美國中國-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地位等

  • 时间:

【曝黄渤喜得爱子】

圖:中國貿易夥伴結構發生變化,美國已退居為中國第三大貿易夥伴,次於歐盟和東盟

其次是製裁對華相對友好及有戰略利益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等。委內瑞拉是中國重要的貿易合作、直接投資目的國,由於委國查韋斯、馬杜羅政府對華相對友好,美對委發起製裁並支持反對派政府直接影響中國經濟和政治利益。截至2017年,中國在伊朗的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36.2億美元,在西亞地區僅次於阿聯酋的53.7億美元和以色列的41.4億美元;伊朗對華出口石油佔中國石油進口量的8%左右,伊政府對華相對友好。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導致中國企業崑崙銀行、中興通訊等受到明顯衝擊。

四、地緣戰地緣政治領域,美國對中國開展了三個層面的打壓:插手中國香港和中國台灣事務挑戰主權及領土完整;製裁對華相對友好的國家,間接挑戰中國海外經濟和政治利益;削弱並污名化中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 任澤平

中美貿易摩擦打打停停,但形勢總體上持續升級。美方對華加徵關稅的商品規模不斷擴大、稅率不斷提高,並且已經超出了貿易領域,升級至科技戰、金融戰、地緣政治戰、輿論戰等全方位博弈。

在新興社交媒體方面,推特、Facebook均刪除了為中國發聲的帳戶和內容。2019年8月美國社交媒體推特公司刪除了936個中國帳戶、封停20萬個中國用戶帳號,理由是「散播假新聞,詆毀中國香港示威活動」,社交媒體公司Facebook也以同樣理由,宣佈關閉7個頁面、3個群組和5個帳號。但妖魔化中國的謠言信息、極端分裂分子的帳戶依然在推特和Facebook大行其道。美國還聯合盟友,於G7會議聯合施壓中國,意圖使中國處於國際輿論的被動地位。

二、金融戰在金融領域,美國發起對中資銀行的調查,同時在人民幣市場化貶值、中國並不符合美國「匯率操縱國」認定標準的前提下,強行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美國可能在攻擊金融制度、製裁金融主體和攻擊金融工具(資產)三大層次等方面打壓中國,具體包括九大手段(參見《美對華金融戰的情景分析、工具手段及應對》)。6月美國法院裁定中國三家大型銀行蔑視法庭,8月美國財政部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意圖提高施壓籌碼,為創設更多製裁中國的政策工具提供依據。

首先是直接挑戰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是美國利用其國際地位和實力干涉別國內政的重要機構。NED官網顯示1997年至今,NED累計資助香港的反華組織約495萬美元,培養反對派和激進「民主」人士。2018年NED累計向三個與新疆相關的分裂組織資助66.9萬美元,支持分裂活動。事實上,由於大量此類資助並不會通過公開渠道進行,因此美國實際支持金額將顯著高於已披露金額。美國副總統彭斯表示,要將中美經貿談判進展和香港問題掛鈎。在中國台灣問題上,美國通過政治、軍事等手段阻撓兩岸和平統一,美國2018年3月通過了《台灣旅行法》,規定美國的政策應當允許美方所有層級的官員訪問台灣,允許台灣高階官員在「受尊敬的條件」下來到美國。

三、科技戰在科技領域,美國採取六大手段圍堵中國高科技行業發展,禁售、打壓華為更彰顯遏制中國高科技意圖。美國長期以來限制對華高科技出口,對華高科技貿易逆差佔美對華貿易逆差總額的三分之一。2018年以來,美國已採取六大手段打壓中國高科技: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限制投資、封鎖市場、切斷供應鏈、修法撤銷對華知識產權保護、乾擾正常學術交流及科研合作,打壓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高科技企業,試圖將中國排除在美國的科技創新體系之外,「科技脫鈎」。

六、輿論戰在國際輿論領域,美國基本把控傳統媒體、新興社交媒體輿論,聯合盟友共同詆毀中國國際形象。全球前十大傳媒集團中有七家為美國公司,美國由此把控全球大部分英文媒體,主流媒體在報道時經常選擇性偏向美國利益,並不斷引導抹黑中國形象。傳統媒體方面,採用雙重標準區別對待美國盟友與非盟友。如經常購買美國武器的君主制國家沙特阿拉伯的王儲因輕微改善女性權利而被西方媒體稱為「民主先鋒」,而中國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以「一帶一路」倡議帶動沿線國家發展被形容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債務陷阱外交」。

再次是削弱中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年來在多個場合詆毀「一帶一路」倡議,稱其為對沿線國家的「債務陷阱」,但中國在沿線國家的債務問題上通常是在友好協商後採用展期或免除債務的方式,通過收回抵押資產方式的僅佔全部已披露金額的約2.6%。

五、規則戰在國際組織與規則領域,美國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和發展中國家地位等,單方面施壓WTO修改國際規則,在其現實利益被觸犯時,甚至打破其自身建立的體系。美國長期以來奉行現實主義,規則體系的建立與推翻服務於其現實利益,如美國於1944年主導建立佈雷頓森林體系的主要原因在於其有利於美國對外經濟擴張。在美元危機與美國經濟危機頻繁爆發、各國紛紛要求兌換黃金影響到美國經濟金融穩定時,美國打破佈雷頓森林體系,平時滿口公平自由以全球道德標桿自居、關鍵時候以自我利益為中心出爾反爾。近年美國挑戰自身建立的自由貿易體系,通過阻撓上訴法官上任、以將WTO爭端解決機制陷入癱瘓為威脅,施壓WTO修改發展中國家認定標準、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要求改變特殊與差別待遇條款。

一、貿易戰在經貿領域,美對華加徵關稅規模不斷擴大、稅率不斷提高,簽署美加墨自貿協定設置「毒丸條款」針對中國。美對華2500億和3000億美元商品分別加徵30%和15%的關稅,基本實現了美對華進口商品的全覆蓋。美對華加徵關稅導致中國出口及對美出口增速大幅下降,1至8月中國出口增速0.4%,全年大概率負增長;其中,中國對美出口增速-8.9%,較2018年下降20.2個百分點。影響出口部門就業、居民消費和企業經營預期,加速訂單和產業鏈轉移。中國貿易夥伴結構發生變化,美國已退居為中國第三大貿易夥伴,次於歐盟和東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