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责任汽车-市面上可接受私家车托管的平台越来越多

  • 时间:

【成都足协处罚成超】

“現在這個平臺不靠譜,會不會有其他靠譜的?”她問記者。

“從法律上講,私家車屬於個人財產,可以合法租賃給他人,但也存在風險。”丁丁律師創始人、北京國舜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林小建表示。他建議,如果車主要出租車輛,一定要與在工商部門註冊登記過、有正式營業執照的正規公司簽訂租賃合同,並且明確車損情況、第三者責任和盜搶等條款細節。

“我們的業務在北京剛剛上線還不到一個月,目前已經有100輛車加入。今年我們預期加入的車輛將達到3000輛以上。”GoFun相關負責人說。

隨後,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這家平臺不靠譜,開始擔心自家車輛安全的李女士想拿回車,卻被告知因為租賃合同還在有效期內,只能按未按照合同付款處置,而非丟車。

我國《侵權責任法》規定,因租賃、借用等情形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發生交通事故後屬於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範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也就是說,如果車主有過錯的,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這就涉及到事後責任判斷問題。”

以凹凸租車為例,其官網顯示,只要車輛行駛公里數不超過20萬公里,手續及保障齊全,車況良好並有閑置時間,便可發佈至平臺供其他人租用。車主自主設置價格,租期可按照小時、天、周進行租用,平臺收取15%的服務費。凹凸出行方面數據顯示,目前平臺上註冊車輛超過50萬輛,註冊用戶達到1500萬。

今年春天,想將自家一輛閑置車輛出租賺些外快的李女士,在網上搜到一個私家車托管平臺。簡單簽署合同之後,以每個月4500元的租金租給了這家註冊在重慶的平臺,供它轉租給其他人。

雖然車已經回到自己手上,但無論是她還是租車人,都和共享汽車平臺還有合同糾紛待解決。眼下,心有餘悸的李女士連說自己不會再將車出租,但眼見著的月供壓力、保養壓力和停車費用壓力,就要重新落到她頭上。

此外,共享汽車平臺也在拓展個人車輛共享業務。GoFun出行日前宣佈面向個人車主招募。油車托管要求是9年內、行駛里程在10萬公里內,電車要求是3年內3萬公里內的車輛。閑置托管車輛收益採取的是車主和平臺5:5分成,根據不同車型,車主有2500元、3000元、3500元3檔的每月保底收益。

家裡的汽車閑置不用,租給租車公司或放在共享汽車平臺托管,每月賺取幾千元租金的“零花錢”,您能接受這種私家車共享模式嗎?瞄準閑置私家車“生財”的需求,市面上可接受私家車托管的平臺越來越多,除了租給租車公司,您還可以直接在手機上發佈車輛、選擇租客。但平臺“跑路”、保險拒賠、事故擔責……看似門檻低、收益高的私家車共享背後卻悄然隱藏著不少風險。

同時值得註意的是,私家車掛靠租賃後,其性質改變為營運車輛,而營運車輛的保險費用也要高於普通家用車,所以私家車主沒有更改險種的話,一旦發生事故,保險公司將不會理賠。(記者 董禹含)

租車公司跑路追車無門若不是有人通過114打來一個挪車電話,李女士家的車“蒸發”時間就超過兩個月了。

簽了租賃合同依然有風險私家車到底可否用於出租共享?交通運輸部2017年發佈的《關於促進汽車租賃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中曾提出,如果將私家車的車輛性質登記為“租賃”並符合當地有關規定,也可以從事分時租賃業務。但同時,深圳等地卻出台規定明確個人車輛不得作為共享汽車運營。

在非常偶然的機會下,她發現自家車正在跑滴滴。可經過幾次電話溝通,滴滴客服也拒絕了直接給她車輛行駛信息和停放信息的要求。

轉機終於來臨。上月底,心急如焚的李女士突然接到了一則挪車電話,一位車主通過撥打114通知她挪車。趕到車輛停放地址後,李女士再次報了警,將車開了回來。

共享汽車平臺盯上私家車將私家車出租賺零花錢已成為很多車主的小心思。瞄上這個需求的平臺也越來越多,在網上也可以搜到凹凸租車、易約車、大方租車等多個線上平臺。

沒想到,這個平臺在支付了1個月租金後,就不再打款給李女士,相關負責人直接失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