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业投入-这两年家电企业在芯片产品上人人自危

  • 时间:

【南昌大学】

在Galanz Next 2019大會上,格蘭仕集團副董事長梁惠強表示,智能物聯網時代,不能以電腦、智能手機的芯片為中心,而要用新的技術架構。所以,格蘭仕與SiFive China合作,為智能家電設計一套專用的高性能、低功耗、低成本的芯片。目前,格蘭仕剛剛上市的16款新產品,包括微波爐、空調、冰箱等,已搭載了芯片BF-細滘。

不僅是格蘭仕,包括格力、康佳等在內的家電企業如今都在謀求芯片業務的發展。此前,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曾公開表示,將斥資500億元投入到芯片製造當中,爭取在2019年格力空調全部用上自己的芯片。

此外,要研發出芯片這樣的核心部件,不僅需要巨額投入,更需要時間積累。產業觀察家洪仕斌指出,實際上,家電企業的核心技術開發與整機開發具有很強的協同作用,前者為後者提供技術支持,而後者為前者的產業化提供市場保障,兩者帶來的不是疊加效應,而是乘數效應。“對國內企業來講,不是什麼輕鬆就做什麼,而是什麼關鍵做什麼,企業的真正競爭力不在於量的積累,而在於產業戰略結構的突破。”

“半導體事業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短期內就能有所成就的,這是一場持久戰。”康佳集團總裁周彬表示。制定“造芯”目標容易,而實施起來家電企業的壓力卻很大。

隨著人工智能家電的興起,家電市場對芯片的需求大幅增加,但很多高端芯片還是來自於國外。在業內人士看來,家電企業的發展還要靠創新來驅動。

首先,擺在眼前的就是巨額的資金壓力。以很早佈局芯片且小有成績的華為而言,有數據顯示,其在去年營業額為6036億元,凈利潤475億元,研發費用則達到了897億元。近乎凈利潤兩倍的研發費用可謂天文數字,且回顧華為近年來的研發費用,也均超過了凈利潤。

對比來看,格力電器在去年實現營收1482.86億元,同比增長36.92%,歸母凈利潤224.02億元,同比增長44.87%。以董明珠口中三年500億元的研發費用平均來算,投入占到了年凈利潤的一半,但對比華為的投入比例來說還相差甚遠。

去年,格力電器成立了珠海零邊界集成電路有限公司,該公司主業是芯片設計,主要還是圍繞空調里使用的芯片相關;康佳集團則在2018年確立了轉型成“科技創新驅動的平臺型公司”的目標,目前,康佳已成為國內規模領先的第三代納米微晶石生產企業,康佳半導體也已完成業務總體設計與戰略規劃,科技園區建設亦持續推進。

從格蘭仕所走的道路也可以看出,人才與技術也成為著家電企業“造芯”必須要邁的門檻,想突破這些短板並非一朝一夕。有專家認為,像格蘭仕這樣與芯片製造企業“聯手”,通過參股、合資等形式介入這個全新的領域,也不失為一種穩妥之舉。

洪仕斌同時認為,進入芯片領域對於家電企業來說,投入成本巨大且過程極為漫長。以家電行業的整體發展來看,去年的銷售業績並不理想,且這個趨勢延續到了今年的一季度。在“造芯”佈局過程中,如何在投入大量資金的前提下,保證主營業務的穩步發展也是問題所在。

而幾年前,黑電企業TCL、長虹已進入芯片領域,並正持續加大在這一領域的擴張。

基於與SiFive China的戰略合作,日前,格蘭仕首次推出物聯網芯片,並配置於16款格蘭仕產品中,此舉標志著格蘭仕已經走出傳統家電製造,開始佈局智能家電,向更有前景的智能領域邁進。經歷了中興和華為事件之後,這兩年家電企業在芯片產品上人人自危,以前不少家電公司甘於做世界的組裝工廠,核心器件全部從國外科技公司採購,近兩年,傳統家電企業紛紛進軍芯片半導體領域,包括格力、康佳、TCL,無一不開始佈局上游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