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经验语言-铁西三剑客”作品的语言魅力内含文学创作技巧

  • 时间:

【权健传销案宣判】

把握好“小”與“大”的關係,是地方性寫作向思想深度開掘的關鍵。追溯文學史亦有珠玉在前,曾經以蕭紅、蕭軍、端木蕻良為代表的東北作家群,以柳青、陳忠實、路遙、賈平凹為代表的陝西作家群,都兼具地方特色與時代精神、共同經驗與獨特個性的。在城市生活經驗高度相似的今天,充分發掘地方特有經驗,會增加小說獨特優勢。但如果執著於描摹外貌、方言、景物,不免將地方生活經驗寫“小”,導致受眾範圍受限。要塑造文學感染力,使地方性寫作打動更廣泛讀者,還需涵養作品思想之“大”。《平凡的世界》中人物富有西北地域特色,源自路遙對生活扎根之深;整體上具有厚重扎實文學品格和激勵人心的大情懷,使作品能夠打動全國範圍一代又一代讀者。“鐵西三劍客”的創作已觸摸更深刻話題:東北老工業城市經濟轉型、產業升級改變著人們的生活和命運,以日常小事為切入點,描寫普通人如何面對改革大潮。但三人作品之間、單人作品之間人物、情節仍感似曾相識。如何突破經驗相似帶來的藝術相似,是“鐵西三劍客”需要突破的難題,這可能需要作家在視野和胸懷上進行自我突破,使其作品得其大者而兼其小。

由“小”而“大”,需要創作不斷深入生活。“鐵西三劍客”新作中有突破東北地區、邁向更廣闊土地的創新。對此,有讀者評論“不是原來那個味道了”。但兼聽則明,創作者只有直面既有讀者群閱讀習慣和更廣泛受眾考驗,用更踏實的眼光觀察生活,更扎實的筆觸創作作品,才會不斷進步。無愧於時代的地方性寫作,應當在生活中捕捉靈感,用文學創造力觀照現實,從“小我”走向“大我”,從地方走向全國,從當下走向未來。

好語言吸引讀者,好故事打動讀者。當下地方性寫作的一個難題是,如何讓更廣泛地區的讀者產生共情?“鐵西三劍客”引發讀者共情的方式,是用具有想象力的“晚輩視角”觀察社會百態。對東北地區生活經驗,他們將嚴肅思考融入敏銳觀察,具有一定文學自覺。其作品主角多為敘事者父輩:長輩親歷經濟轉型,作者對觀察得來的成長經驗進行想象力加工。想象力的厚度來自觀察生活的深度。比如班宇小說《空中道路》中,吊車司機李承傑在被困纜車的危險時刻,談起公共交通建設:“其實我們可以開發空中資源,打造三維世界,像這種纜車一樣……直接用吊車,抗風,不掛霜,結實”。小說人物的想象力與其職業身份相符,危急情節又與人物誇張的浪漫情感形成對比,體現文學的想象力。生活化場景中,讀者在情感上與小說人物產生對話關係:人物似曾相識,故事好像經歷或聽說,但又與真實生活不同,這種若即若離產生距離化審美。“鐵西三劍客”的可貴之處在於,用較小切入點呈現想象力加工後的現實,向讀者提供蒼勁有力的審美體驗。雙雪濤筆下的李斐、班宇《冬泳》中的“我”、鄭執塑造的王戰團等,都是能讓讀者有似曾相識之感的小人物。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0日20 版)

小說敘事直白、有力、暢快,整體語言風格相似,且均成長於沈陽市鐵西區的作家雙雪濤、班宇、鄭執,近期在文學領域引起關註,被譽為“鐵西三劍客”。他們的小說作品用普通人視角書寫小人物故事,獲得讀者好評。文學界認為,這種地方性寫作成為一種文化現象,值得探討。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鐵西三劍客”引發讀者討論的,首先是語言風格:簡潔有力,貼近生活。他們的小說敘事節奏快,以人物對話見長:故事背景、人物矛盾、情節發展等都在較小篇幅內快速推進,幾番對話交鋒,涵蓋豐富內容。這種多間接引用、“不那麼精緻”的語言符合當下讀者快節奏閱讀需要,“泥土味”更增強了代入感,充滿現實張力。直白不是蒼白,有力不是蠻力,“鐵西三劍客”作品的語言魅力內含文學創作技巧。他們汲取東北方言直白有力的特色,對地域性色彩過強的日常口語進行藝術加工,使之自然天成又富有意味,服務於小說情節推進和人物形象塑造需要,因而打動眾多讀者。

把握好“小”與“大”的關係,是地方性寫作向思想深度開掘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