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灵感趣味-齐一民老师在诸多艺术形式之间自由来去

  • 时间:

【fiba承认误判】

雜藝秀,秀出的是一段“真”,可謂起自天然,歸於本真。這難道不是生命層次趨於高級,雅意浸透靈魂後,最終沉澱出的,能夠穿透歷史與時光的一點真趣嗎?文\任玲

閱遍全書,最大的感慨是“一藝通,百藝通”,藝術是不可捉摸的變幻之物,但藝術與藝術之間的精神內核是相同的,精於音樂者,在攝影、繪畫等領域有自己獨特的靈性感悟,這並不稀奇,齊一民老師在諸多藝術形式之間自由來去,本質上,仍舊是在書寫描摹自我本真,至於引起讀者的心靈震顫,則是人類本性在共鳴,那是心弦齊振的靈魂之聲。

攝影也一樣,但凡藝術,必先觀前人作品,悟其中的精髓意蘊,然後才能從中生出自己的心得來,齊老師玩攝影,拍校園、拍彩雲、拍黑白世界,享受的是鏡頭語言的趣味,“玩”出的是屬於文人的攝影,記錄的是真實的歲月和流淌的時光。

塵關牢鎖多年,久違的清泉般的文字滌盪得人身心俱爽,齊一民老師始終認真乃至虔誠地面對生活,於是他的文章在如詩歌般的行板之外,永遠那麼“接地氣”的真實,這種真摯坦蕩不會被時間磨滅,與天然的雅趣相結合,成就了生命偉力的熠熠光輝。

小民雜藝秀,秀的是生活經歷之豐富、旅途見聞之多彩、文筆技藝之巧妙,更是齊一民老師一步一個腳印的生命之旅,為起自本性的思考與探尋帶來的靈感和契機,可謂天然一段風流矣。

“沒有主題的時代和慢歲月是古老而令人懷想的。”我大愛這一句感慨,齊一民老師時隔十六年後,再聽故人曲調,大有“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的悠然之感,但也頗有時光過隙之嘆,而令讀者深有同感的,莫過於在這奔波勞碌、萬事節奏如嘈雜急雨的匆忙時代,回想什麼都慢而詩意的往日時光,從而自心底涌現出的一絲孤獨、幾分惆悵。

當紛繁塵世、奔流時光將一切封存,曾經喧囂的落入沉寂,風口浪尖的漸趨平靜,是否還有一些東西,在歲月的罅隙里依然散髮光彩?再度翻開齊一民老師新作的時候,我從老朋友的書中找到了答案。

《小民雜藝秀》 齊一民/著 雲南人民出版社 2019年3月第1版

《秀技藝》一章是最有趣兒的,讓人看著看著便心生嚮往:水墨畫是古時文人興起揮毫寄托情思的佳物,它並非科舉考試題目,因而不功利、不流俗,是白紙黑墨對自然情思的拓印,極致風雅。看齊一民老師“唰”地闖進水墨與水彩的世界,饒富趣味地輾轉騰挪,仿佛能聽到靈感迸發那一剎那,噼里啪啦的火花聲,他興緻勃勃地畫,讀者如我好奇心爆棚地跟隨,原來畫畫沒那麼高深,歸根結底,它曾是文人的游戲,所以審美與藝術情操“在線”的人,自然可以隨心所欲地玩個痛快!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