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作曲家形式-长影乐团恢复了中断20年的民乐队建制

  • 时间:

【日本消费税上调】

“那時樂隊演奏配樂,錯一個音都不行。現在科技手段發達了,但情感的表達是科技無法替代的。”長影樂團音樂總監、作曲家、指揮家史志有說。

回憶往事,長影樂團團長張霽虹感慨萬千:“雷振邦、張棣昌、尹升山等老一輩藝術家留下了寶貴的藝術財富。每當經典響起,大家心中都油然而生一份自豪與責任感。”

當年,雷振邦接到為電影《冰山上的來客》作曲的任務後,立即到新疆體驗生活,幾乎跑遍了喀喇昆侖山上的哨所。曾與雪崩擦肩而過的他,從一位塔吉克族戰士的口中聽到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並被戰士如泣如訴的歌聲震撼。當天夜裡,他懷著滿腔的激情,一口氣作出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創 業“晴天一頂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紅……”9月26日,長影樂團赴大慶演出,一曲《滿懷深情望北京》激蕩回憶無限,豪情萬千。該曲為1974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攝製的電影《創業》的插曲。

1972年過年前,樂團結束兩個多月的體驗回到長春,很快就完成了錄製,效果非常好。

今年以來,長影樂團在長春市已演出40場。臨近國慶,演出更加密集,平均三四天一場。穆鐵來場場不落,包括練習和彩排。“樂隊是一個整體,缺一不可,長影樂團的精神要傳承下去。”他說。

致 敬長影著名作曲家雷振邦在長影工作的30年間,共譜寫了100餘首電影歌曲。

1956年,《上甘嶺》導演沙蒙找到作曲家劉熾,提出希望:“這支歌能隨電影的上映傳遍全國。若干年後即使電影不演了,只要唱起這支歌,影片動人的場面就會再現。”

“在挖掘和繼承優秀傳統文化的同時,樂團還將在豐富音樂作品表現形式、拓展觀眾群體、推動演出市場創新等方面做出更多嘗試和努力,繼續為人民創作、為人民放歌。”張霽虹說。

成立於1947年的長影樂團用音樂見證祖國發展。72年來,長影樂團共為700多部影視作品錄製過音樂。《我的祖國》《英雄贊歌》《花兒為什麼這樣紅》《敖包相會》《讓我們盪起雙槳》《山歌好比春江水》《蝴蝶泉邊》等等,膾炙人口,經典傳世。

長影老音樂家蘇煥洲是長影民樂團的第一批團員。他回憶:“《冰山上的來客》音樂很多。雷振邦從新疆帶回一件樂器‘熱瓦普’,還帶回一個彈‘熱瓦普’的高手達吾提,我們搞彈撥樂器的就跟他學。最後音樂聽下來,真是地道的那個味兒。”

劉熾拿起第一稿歌詞讀了幾遍,卻怎麼也找不著調。他告訴導演,這首詞沒有韻律,很難流傳。沙蒙請詞作家喬羽重寫了一首:“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優美的歌詞感染了劉熾,他把自己關在房裡整整一個星期,全神貫註地完成了《我的祖國》這首傳世經典。

2018年,長影樂團恢復了中斷20年的民樂隊建制;2019年初,長影樂團成立青年交響樂團。今年“六一”,長影樂團為春城的孩子們奉獻了一場動畫片音樂會。81歲的長影樂團中提琴演奏家曲憲章先生說:“用這樣新穎有趣的演出形式讓孩子們欣賞交響樂,效果特別好。”

樂隊一片年輕的面龐中,有一位白髮老人專註地吹奏大管,這是長影樂團老藝術家、大管首席,70歲的穆鐵來。

1971年底,20出頭的穆鐵來曾跟隨樂團到大慶體驗生活。“住的是‘乾打壘’,沒人叫苦抱怨。”穆鐵來說,“我們上午和石油工人一起下井幹活,下午排練,晚上為工人們演出,常常下半夜一兩點鐘才回到駐地休息。”

版式設計:張丹峰《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04日07 版)

傳 承長影的氣質在一代又一代音樂人身上傳承,長影的作品在多元化中發展。

“體驗過生活,不一樣,能真正理解石油人的精神面貌。”長影歌唱家邊桂榮說,“今天,當我再唱起《滿懷深情望北京》時,眼中仍是含著淚。”

近幾年,長影樂團堅持下基層。“住農村大炕,在村部演出,牆上房頂上,到處是村民觀眾,大家一起又唱又跳,特別快樂充實。”長影樂團著名歌唱家汪澈說。

“樂團從只有電影音樂走出一條多元化發展之路,外國經典電影音樂、中外著名交響樂、中國文學名篇視聽交響音樂會、中國電影交響音樂會及各種互動形式的音樂,既有專業水準,又接地氣。”史志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