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延伸情节-该剧从军人的理想延伸到军队的价值

  • 时间:

【近千万用户预约5G】

兵營故事,向來不乏充滿青春氣息的荷爾蒙,激烈的軍事對抗,對愛情的憧憬嚮往,珍貴的戰友情誼。在這些軍旅劇的標配之外,該劇對於人物的塑造,更追求一種內心的強大,一種大寫的軍人情懷。無論是“歸零重啟”的前任金牌飛行員、犧牲自我的喬梁,還是困惑的通訊連長,退伍的班副“張媽”,劇作賦予了他們共同的“空降兵·中國軍人”特質:在部隊的大熔爐、大軍校里,收穫一種終身受益的力量,將崇高的價值觀念、軍隊內在的萬鈞之力,化為軍人強大的內心。

近日,一部展現中國空降兵風采的新時代軍旅大劇《空降利刃》正在熒屏熱播,引發了廣泛的關註。該劇以其獨特題材的“硬核”敘事、主流價值的“燃情”表達,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系列影視作品中脫穎而出,讓觀眾充分感受到了中國軍人的一腔赤誠、鏗鏘熱血。

在此基礎上,該劇更以創新的觀念,跳出了軍旅生活的“常態性”,著力打造“非常態”的情節設計,積極探索一種極具對抗性、衝擊力的“硬核”敘事方式。該劇一開篇,便以“駕機驅逐侵犯領空的飛機”這一展示空軍獨特作戰能力的方式,為全劇確立了節奏緊湊、極具衝擊力的敘事風格。其後,救援實戰、國際維和、對抗比武等一系列“非常態”的故事情節濃墨重彩接續亮相。這些紅藍對抗、天蝎行動、維和救援等應急突發的事件,充分還原了官兵面對危險挑戰的真實情境,放大了人物內心深處的獨特感受。這種“非常態”的“硬核”敘事方式,既有強烈的時代感,也有鮮明的現實主義風格,充滿著硬朗剛毅的濃濃兵味兒,令劇情更具表現張力和吸引力。

《空降利刃》首次以電視劇的形式對“空降兵”這一兵種進行了全方位的藝術表現。獨特的兵種,帶有揭秘性質的故事構成,天上地下的時空對戰,造就了劇作題材先天的優勢與新鮮度。常態的軍旅生活天然具有一種“單純的豐富”,如新兵入伍、老兵退伍、家屬探親、戰友離別等,該劇不僅僅在這些關節點上打磨情節戲,營造動情點,而且有意識地將劇情的時空由部隊軍營延伸到地方社會,由軍人延伸到家屬,由現役延伸到退伍轉業,展現了當代軍旅生活所處的廣闊背景環境。

軍魂鑄就國魄,《空降利刃》的熱播,樹立了新時代中國軍旅題材影視作品的創新樣本。“你在,我在;人民在,我們在;國家在,我們在;使命所系,有我無敵”,劇中空降兵們的鏗鏘誓言,似陣陣熱流,點燃熒屏,激蕩民心,奏響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恢宏樂章。

“成長與淬煉”“奉獻與擔當”一直是軍旅題材電視劇主題立意的價值支點。該劇以“改革強軍”時代大潮作為故事背景,講述了一個金牌飛行員高職低配,從航空兵轉調空降兵的奮鬥故事,將普通一兵的事業命運與大國強軍的改革大潮,戲劇性地結合在一起。該劇不斷挖掘主題內涵,通過主人公自願的“歸零重啟”、腳踏實地的傾情投入、矛盾衝突的“零和博弈”等一系列情節設置,既在思想層面深刻地叩問“和平年代如何鑄就大國利刃”的宏大主題,又在藝術層面生動地回答了“新時代中國軍人如何養成鏗鏘熱血”的人生命題。

(作者:崔莉,系中華女子學院文化傳播學院教授)

值得一提的是,該劇從軍人的理想延伸到軍隊的價值,由當下的現實延伸到對未來的預判,如此前瞻的、變革的思維模式轉化為人物內心“執著信念”的立體表現。狙擊時“唯快不爽”的極致追求、犧牲時“無名英雄”的人生態度、受挫時理性思考的全局觀念,讓觀眾脫離單純的戲劇性矛盾衝突,跳出慣常的情緒激蕩,在更深的層次體會“何為軍人”的膽識血性,也在更高的境界理解“軍隊為何”的價值所在。

新世紀以來,高品質的軍旅題材影視作品不斷涌現,多角度聚焦當代軍營生活、軍隊建設、軍旅精神,創造了多番收視熱潮。在整體創作水準不斷提升的新時代,如何實現從題材選擇、人物形象到故事內核的超越突破,如何塑造符合國家需要、滿足觀眾審美期待的新時代中國軍人形象?這確實是當前軍旅題材影視創作面臨的重大現實命題。